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> 栏目导航
热门排行
您的位置:主页 > 金融新闻 > 金融新闻

观宋填词172|落落东南墙一角,谁护山河万里,李演为


发布日期:2021-01-10 00:4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上面故事中的词,就是这首《贺新郎 多景楼落成》:

名楼建成,自是乐事,但是北固山坐落于长江南岸,倚栏北望时,如何不勾起恢复中原之志。

淳佑间,丹阳太守重修多景楼。高宴落成,一时席上皆湖海名流。酒余,主人命妓持红笺,征诸客词。秋田李演广翁词先成,众人惊赏,为之阁笔。

新亭泪,典出《世说新语》和《晋书?王导列传》

《八六子 ?次?房韵 》

陈廷焯《白雨斋词话》中评价南渡后词时,也提到了李演的这首词,并且评价到:

不知道李演的生卒年,但是李演生活的淳佑(1241年-1252年)、宝佑((1253年-1258年)前后,蒙古军队已经多次南下侵扰。十几年后,南宋就灭亡了。不清楚李演是不是也和蒋捷、唐珏等人那样作了南宋遗民。

宋理宗淳?时期(1241年-1252年),金国已经灭亡(1234年灭国)了十年左右。此时蒙古大军对于南宋的威胁有过之无不及。

周密说,李演的词最先填就,众人欣赏后大为叹服,于是搁笔不填了。这件事,很像改编了唐朝的一个故事,白居易、刘禹锡等人雅集,以《金陵怀古》为题赋诗,刘禹锡诗成以后,白居易也为之搁笔:

二、贺新郎 多景楼落成

李演,字广翁,号秋堂,此人生平事迹不详,里居及生卒年也不详,大约宋理宗淳佑(1241年-1252年)、宝佑((1253年-1258年)前后在世。

载轻寒、低鸣橹。十里杏花雨。露草迷烟,萦绿过前浦。青青陌上垂杨,绾丝摇佩,渐遮断、旧曾吟处。

李演这个名字似乎很受欢迎,唐朝宪宗皇帝有个孙子叫李演,封临安郡王。南宋时期,宋金各有一个李演。今天说的这个是南宋词人李演。

过江人士,每至暇日,相要出新亭饮宴。周?中坐而叹曰:「风景不殊,举目有江河之异。」皆相视流涕。惟导愀然变色曰:「当共?力王室,克复神州,何至作楚囚相对泣邪!」众收泪而谢之。

@老街味道

一、李演其人

听莺语。吹笙人远天长,谁翻水西谱。浅黛凝愁,远岫带眉妩。画阑闲倚多时,不成春醉,趁几点、白鸥归去。

搅天风,扑地絮,竞引蛟龙怒。覆海翻山,一扫清寰宇。但看玉阙银楼,穹庐云盖,任滕六、飞廉共舞。

笛叫东风起。弄尊前、杨花小扇,燕毛初紫。万点淮峰孤角外,惊下斜阳似绮。又婉娩、一番春意。歌舞相缪愁自猛,卷长波、一洗空人世。间热我,醉时耳。

南宋末期的周密在《浩然斋词话》中,讲述了一个关于李演的故事:

三、李演与李彭老唱和

前言

剡溪路,应有访戴寒舟,殷勤乘兴去。香茗临轩,笑检梅花谱。闲中不觉黄昏,风吹云散,待蟾月、渐升琼树,2018全年开奖记录完整

可惜,宋金对峙的时候,南宋几次北伐都遭到失败,如今面对更为强大的蒙古铁骑,也只能新亭垂泪叹息了。

丹阳的多景楼,即今天镇江市北固山上的多景楼。丹阳太守重修多景楼以后,设宴庆祝,广请名流。有点像唐朝滕王阁建成的意思,宴席上也请大家一展文采。只不过这次请大家填词,而不是像王勃那样写文章。

采芳苹,萦去橹。归步翠微雨。柳色如波,萦恨满烟浦。东君若是多情,未应花老,心已在、绿成阴处。

绿芜冷叶瓜洲市。最怜予、洞箫声尽,阑干独倚。落落东南墙一角,谁护山河万里。问人在玉关归未。老矣青山灯火客,抚佳期、漫洒新亭泪。歌哽咽,事如水。

此类皆慷慨激烈,发欲上指。词境虽不高,然足以使懦夫有立志。

结束时,依照惯例完成今天作业,昨天岛城下了大雪,填一阙《祝英台近?观雪》 :

这首词上阙写春天的歌舞宴席,但是“相缪愁自猛”之句,写出了欢歌笑舞之下的担忧。这种哀愁,很像南唐李?、冯延巳词中隐藏不住的那中担忧。

贺新郎这个词牌名字好多,又名“金缕曲”、“金缕词”、“乳燕飞”、“貂裘换酒”、“金缕歌”、“风敲竹”、“贺新凉”等。李演这首词在很多选本中用《贺新凉》这个名字。

西晋经历八王之乱、五胡乱华以后灭亡。衣冠南渡后,东晋建国,大家虽有收复中原的梦想,有趣有益的德育活动,助力家长学生共成长,可惜有心无力。就如南宋一样,最后还是被北方的军队击败。

白公览诗曰:“四人探骊(lí),吾子先获其珠,所余鳞甲何用。”三公于是罢唱,但取刘诗吟味竟日,沉醉而散。

李演的词作传世并不多,上海市第十届舞龙舞狮锦标赛在上海市青浦区,全宋词中,仅仅收录了7首,其中有两首词次韵李彭老词。

?房是李彭老的号,他的字很亮眼:商?,也就是说,李彭老也叫做李商隐。李彭老的《祝英台近》原词如下:

《祝英台近? 次?房韵》:

李演工词,曾与李彭老唱和,著有《盟鸥集》。

困无语。柔被褰损梨云,间修牡丹谱。妒粉争香,双燕为谁舞。年年红紫如尘,五桥流水,知送了、几番愁去。

结束语

乍鸥边、一番腴绿,流红又怨苹花。看晚吹、约晴归路,夕阳分落渔家。轻云半遮。

萦情芳草无涯。还报舞香一曲,玉瓢几许春华。正细柳青烟,旧时芳陌,小桃朱户,去年人面,谁知此日重来系马,东风淡墨?鸦。黯窗纱。人归绿阴自斜。